沉迷教授不能自拔
「遇到考試的時候,相信妳的直覺」

【伏八-那之后】01滑板大赛

●官方向
●剧情延续第二季完结后,承接公园drama的剧情_美咲参加滑板比赛的故事。
●多篇連載

_
今天八田美咲起得特别早,手表终端机上显示着“滑板决赛”的闹钟才刚响起,就从床上猛然一蹬,用力之大以至于棉被都飞了起来,掀起一阵浮尘在晨光中翻转上腾。
浴室里传来流水的声音,八田甩着湿淋淋头发推开门,像是被水弄湿的小动物。
随意用毛巾擦至半干后,便走进厨房穿上围裙、打开冰箱取出食材做早餐。
熟练的翻弄平底锅里面的蛋,然后装到盘子里,再拿出刚烤熟的吐司夹上。
「嗯!完美。」一口咬上酥脆的外皮,他感到满意极了。
正享用到一半时,终端机响了,不需要特别确认,从那浓浓的关西腔就能辨认出,来电人是草薙出云。
「_Yata酱,我是来确认一下的,准备的差不多了吗?」
「啊啊,我正在吃早饭呢!没问题,都准备好了,待会立刻出发。」

「我和镰本在车站等着,没关系,你慢慢来就好。」

「喔!没问题!」发出了有朝气的回应声,八田挂上了电话,将剩下没几口的早餐吃了干净,然后戴上贝雷帽,携上了滑板,推开门走出去。

将滑板置于地面,带着自信的神情踏了上去,石板的破坏让氏族的能力减弱了许多,因此除非必要,八田已经很少用赤之力加速了。
然而,即使没有赤之力,滑板依旧快速地在街道穿梭着,成为让行人眼睛为之一亮的焦点。

今天是八田美咲参加滑板比赛的日子,只要赢得了冠军,就能够参加在美国的世界级锦标赛。

原本滑板对于八田而言只是在吠舞罗时期的武器,抑或者说是他战斗时的另一部分也不为过,纵使有着高超的技巧,能够像今天这般参加全国比赛,在当时都从未想过的。

渐渐成熟的他也明白,一个人是不可能永恒地停留在同一个世界的,不论是和伏见猿比古一起、或是在吠舞罗。

他必须向前行,然而在意识到这些后,曾经那些被他认为已经背离的小世界,全都成为了他能够回去的地方。
现在的他,即使不再执拗地依赖有形的事物,也依旧能够感受到人与人之间一道道无形的羁绊。

转了个弯,再继续往前一阵子就是车站了,在那里等候的草薙和镰本是这次陪同八田参赛的人,除此之外,八田的母亲和弟妹小萌、小实也会一同前来观赛。
至于伏见,上周在公园遇见他时仍是一副忙碌的样子,对于八田的邀请,也是百般聊赖地拖长尾音说着
「我可没这种余裕__」
那家伙,肯定还有很多工作吧、
八田脸上浮现一丝失落,他真心希望伏见能来看他比赛的。
一年前的伏见还时不时的会挑衅他、惹怒他,戮力占据他的视线、激起他的憎恶。
两人和解后,关系得到了缓解,伏见猿比古又回到了安稳的状态,也许沉静到有些冷淡、用啧声当作回覆就是他的本色。
这样的态度起伏着实让八田产生了复杂的情绪,他没想过,现在最积极回到从前亲友关系的人,居然是他自己。
也因此一头热的发出了那种邀请……什么有情调的小酒吧之类的,八田道出口的当下,只能用尴尬的笑来掩饰害羞,幸好伏见并没有用童贞什么的再度落井下石造成二次伤害,而是故做不在乎的样子答应了他。
伏见猿比古这个人说的“不”有分很多种,“绝对的不行”、“还可以接受,但是不想做”、以及“可以,但是不好意思说出口”等,如果他表现出3分的同意,那实际上肯定是有8分那么多,八田是明白的,就像菠萝那样。
而他希望这场比赛也能跟菠萝一样。

<Scepter4 >

「我今天请休假。」
伏见啪的一声,将一大叠昨晚就做完的文件甩上宗像的办公桌,推了推眼镜,振振有词的说道。
「理由呢?」
宗像礼司也不是简单的男人,他停下手边的拼图,眼镜折射出高深莫测的反光,似乎对于伏见请休假这件事感到兴味十足。
「这是个人隐私吧,室长。」
不知道他是早已看透一切而明知故问,抑或是单纯感到好奇,承受着宗像的目光,伏见感到急促的啧了一声,用一贯颇不情愿的语调回答。
「没什么__只是去看熟人的比赛。」

「这样啊。」宗像没有多问,只是笑着用双手支着下巴,看着将要被上司搞到炸毛的青组No.3

「祝玩得开心。」

评论(7)
热度(50)

© 三餘 | Powered by LOFTER